篮球世界杯投注

图片
返回顶部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政协>文史之窗

义薄云天卢图龙

文章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20年04月24日 点击数:48 字号:

卢图龙在《明清武宁县志》上列入人物传之孝友篇(1129页),其时著名学者、书画篆刻家周亮工曾作《汀州司理卢公云庵墓志铭》(1305-1306页)以流传后世。

卢图龙(1612-1659),字毓仁、兆义,号云庵,明末清初武宁县球场(今新宁镇东园村)人,其四世祖为明代正德年间直殿侍卫、骠骑将军卢孔秀,亦算是官宦人家。但他一生命运坎坷,父殁后始出生,是为遗腹子和孤儿。家中顶梁柱塌了,可以想见卢图龙少年时的艰辛。是母亲周孺人含辛茹苦把他教养成人的。他3岁时就学,初通章句。8岁时,读《左传》秦汉诸大家文章,不仅解其大意,且辄有奇会,目为神童。因家贫卖不起书籍,他则常假之乡间故家借读,有过目不忘大段背诵之本领,人见之惊异不已。弱冠时补弟子员,成为秀才,江西学政侯峒曾奇之,选拔为冠军,叹曰:“此文中干将也!”一时名噪四方。34岁时考中清代顺治丙戌年(1846)举人,外派为福建汀州府司理(即推官,为府之副职),主管一府刑狱,官阶相当于正六品。后因母亲过世丁忧回家。不久受到周亮工案株连,被逮捕押往京城,庭审公堂之上,他因受不得冤屈,大声争辩,激愤痛心,竟一时昏绝而亡。未几,周亮工案得以平反昭雪,所涉及同案皆有升迁或复职,唯独卢图龙死得冤枉,令人叹息不已。

其实这是卢图龙一生性格使然。早在顺治元年(1644)年底,李自成部攻占武宁,土寇群起劫掠,家里不能呆了,卢图龙背负母亲仓皇出逃避乱山中。而儿子斌宪初脱襁褓,年仅岁余。因形势紧急,母亲、儿子不能双全。母亲不舍地说:“孙孱弱,谨提携之,毋我顾。”卢图龙愀然道:“后吾母而先其子,人将唾我!”只好将幼子抛弃草丛之中。乱定之后,所幸好人好报,儿子被人捡起抚养数日归还于他。清顺治三年(1646),他高中举人,却并无喜色,因为这一年武宁大旱,颗粒无收,饥民求食乞讨皆不可得,正酝酿着活命之法。卢图龙见状,来到县衙,执言道:“民病矣,老稚且立尽。彼壮者,甘沟壑死耶?盍亟赈之?”正因为有他为民请命,仗义直言,且言词恳切,忠心可鉴。知县也深为感动,起动仓粟赈济。民众为之欢呼不已,乃双手加额庆幸道:“维令其可,卢公活我。”

江西提督金声桓占据南昌复叛清廷时,武宁守备邓云龙奋起响应,被封为都督,军势渐壮,捆绑知县勒索粮饷,商户民众也深受其害。卢图龙愤而求见邓云龙,责以大义,晓之以理。邓不仅不听,反而怒气冲天,有加害之心。当平叛大军围困武宁城时,主帅见久攻不下,即将屠城。值此千钧一发之即,卢图龙又挺身而出,不顾危险来见主帅,言之:“大将军所以至此者,为百姓故也。今以云龙故屠城,城中民独非朝廷赤子乎?愿将军熟计之?”大帅听了,大为感动:“今日先生有幸教我。”卢图龙自告奋勇说:“请为将军招致之。”于是又一次入见邓云龙,晓以利害。“将军非首乱者,为帅胁耳。今诚改图,则将军固国家之忠臣也。诸东见大将军解之。”邓云龙终于答应罢兵休战,接受招安,退出武宁城。一场危机经卢国龙多方运作,奔走呼号终于化为乌有。

??? 卢图龙为官的汀州府(今福建三明市、永安、漳平以西地区),处万山之中,经济匮乏但民风彪悍,多有盗贼,已往官员多不能治,视此府为畏途。卢图龙在汀州司理任上,先从调查研究着手,得出结论是:“此辈非能为盗也,苟归顺,当予以自新路。若怙恶不悛,然以大兵歼之。”本着抚剿结合,以抚为主;首恶当办,胁从不究的策略来查办案件。盗首孙文奎俯首投诚认罪,诸盗闻之皆散去。卢图龙向朝廷报告,请求赦免他们的罪行,给予重新做人,悔过自新的机会。至此,地方风气为之一变。汀州地方民风健讼,无论大小事情,极喜争辩打官司。卢图龙得知此情况,“抉摘情弊,犀烛洞然。”对那些“蝎谮鸱张者,以所诬之罪罪之,而浇风顿息。”卢公宅心仁厚,弥整一切深文峻法,其治乱名声远播于其它郡县,主官当政者倚他为指臂。“羽檄方驰,主客饷亟,悉委于公。公声色不动,所需立办。”由此可见他是个精明能干,为政清廉 ,秉公办案,勇于负责的好官。

卢图龙为人至孝,为官汀州时,亲接母亲就养家中,定省必时,无微不至,奉茶、端水、洗脸、浣衣。虽公务繁忙,生活清贫,却无不诚敬以待,恪尽孝道。母亲得病之时,卢公日夜伺候,不辞辛劳,面黑骨瘦,见者无不泣下。母亲亡故之后,家中连扶棺故里的盘缠也没有。郡守王公高其义,赠之银两,他才得以护送灵柩回到家乡。

其时,福建左布政使周亮工在位上得罪总督,“失贵人欢”,被诬谗解职听审。卢图龙为汀州司理,乃主管刑狱之官,被上峰指令一同审理此案。主办官秉承总督意旨,欲构其罪。卢公据理力争不得,乃作词以讥之。又不得时,则移疾以避之,终不肯在具状文书末尾署名。而主持者却自作主张代为签署,卢公拒之不及。刑部在质讯当中,谗者巧舌如簧,眼见定案在即。而亿万士民都为之号诉,称冤不已。刑部主官气急败坏。卢公不顾自身,奋笔为周公申诉,此案一审始获平反。可事情的发展不为人所预料,周亮工之政敌仍抓住不放,继续纠缠,公议至西曹内阁,发回重审,以前后异议降罪下来,又将周亮工逮捕到案。庭审之时,卢图龙身体孱弱但性格刚烈,言及重要事理时,更是仰首呼天,目眦尽裂,大声喊道:“神之听之,好是正直,其不然哉!其不然哉!”乃至于当场晕厥。监牢之中,他遗书告诫子孙,功耕自养,不要作官。大意是:吾家儿孙当谨以自爱,惟愿力耕田地以事粗糙,以供普通饮食,以穿蓑衣之类平常衣服。除此之外,他复何求?你父德薄,因为官之故受此显罚遭罪,你们不足仿效也?写完遗书,投笔气绝而亡,享年四十有九。

清顺治癸卯年(1663)冬,其子卢斌宪,步行数千里拜见周亮工,长跪不起。周亮工一感卢公救命之恩;二赞卢公为官之正;三见世侄求文之诚。乃写下洋洋洒洒两千言的《汀州司理卢公云庵墓志铭》,为武宁留下了一份真实感人的人物故事。

而周亮工,本身就是一个文人、学者、篆刻书画家,根本不是一个当官的材料。周亮工一生两次遭到罢官免职,下狱论罪,还险些受到绞刑,丢了性命。周亮工(1612-1672),明末清初河南祥符(今开封市)人,字元亮,一字缄斋,别号栎园,人称栎下先生。明崇祯十三年(1640)进士,官监察御史。李自成攻进京师后南奔福王于江宁(今南京)。入清后累擢福建左布政使、户部侍郎、工部侍郎等,遭闽督劾罢。康熙初年,再起为江安粮道,又坐事论绞,遇赦得释。周亮工博览群书,爱好绘画篆刻,工诗文,一禀秦汉风骨,诗宗杜甫,然机杼自出。尤喜收藏书画、铜器、印章等古物,交往多书画篆刻名手,遍请镌刻印章达一千余方。有《赖古堂集》《读画录》《印人传》《因树屋书影》等。

纵观卢图龙的短暂一生,他为民请命,仗义直言,奔走呼号,赈济灾民;他大义凛然,来往敌营,晓之大义,平息战火;他为官清正,精明干练,宽严相济,治乱有方;他义薄云天,性情刚烈,为救挚友,奋不顾身,是值得后人学习的家乡先贤,是值得执法者仿效的先进典型。

?